圈子名称 - 地方事业部

  • 分享

    今日焦点

    叶儿青青 2011-11-23 13:11
     
       拾荒女一家遭七八个人刀砍棒砸
     
    图:受伤的老公范文彬忍住痛苦安慰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妻子
    47岁的刘梅(化名)在龙岗坂田田村经营一个二手书店,平时拾废品补贴家用已一年多,她没想到,她拒绝将废品卖给旁边的一家废品收购站,便遭到对方七八个人刀砍棒砸,家里四口人受伤送院。
      伤者:不愿卖废品遭砍
      “没想到他们居然能下得了这种手段,我们这些外来打工人员的安全怎么保障?”昨日下午1时许,在深圳坂田医院,刘梅无奈地问南都记者。她的左手被纱布层层裹住,脸上、衣服上也沾了不少血渍,病历表中清晰写道:“患者被人用刀砍伤左手……食指、中指间有一4cm的裂口,深及肌腱。”
      刘梅二儿子范兵(化名)受伤不重,手臂有若干破损流血。而在注射室,她的大儿子范军(化名)和儿媳袁丽丽(化名)伤得很重。范军头部被砸破,脸颊、眼睛都浮肿起来,手臂、腿部多处淤紫、破损。袁丽丽躺在病床上,头上裹着纱布,满脸是血。“我都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就突然冲进一群人砸我们。”袁丽丽一度情绪激动,哭喊着说。
      刘梅称,她在坂田田村开着一间小二手书店,平时习惯拾废品去卖以补贴家用。昨日上午9时许,她起床时便发现晾在窗外的床垫不见了,出门一看,发现废品收购站的老板娘和一名男子正把她的床垫往废品收购站抬。刘梅于是叫来两个儿子把床垫抬了回来。这时,废品站老板梁某和妻子大喊:“信不信我砸了你们的店铺,搞死你们!”随后梁某打了一个电话,不到五分钟马上出现了七八名手持砍刀和铁棍的男子,进到刘梅家见人便砍。
      刘梅称,以前拾回来的废品都卖给梁某,但一个月前,她发现梁某缺斤少两很严重,“一摞废纸,我在家称13斤半,到他那一称却少了6斤。”于是她便不愿卖给梁某,但梁某恐吓刘梅,如果再卖给别人就砸了她的店。
    追打导致管理处玻璃被砸
      刘梅回忆说,第一个冲来的便是梁某,拿着长长的水果刀见人就乱砍。刘梅的小儿子范兵尝试跑到田村管理处求助,却被一路追打。“几个人追着我打,就在管理处里面,那时管理处没有人。一个人用扳手砸我,但用力太大甩了出去,砸破了玻璃窗。”范兵指着管理处办公室破了个洞的玻璃窗告诉记者。范兵说,当时哥哥3岁的女儿也在现场,吓得大哭了起来,幸好附近老乡把侄女抱走保护起来。
      直到范兵说报警了,七八名凶手才停手离开现场。“他们是有预谋的,否则怎么会这么短时间就冲出一大帮我们都不认识的人,而且都准备好了武器。”刘梅事后说,附近装有电子监控录像,但打人者故意把他们引到拍不到的地方殴打,所以没拍到。
      事发后,坂田警务室介入案件的调查。下午6时许,刘梅和家人在警员陪同下再次到梁某店铺抓人,但店铺大门依旧紧闭。经警方调查证实,涉事梁某名梁实汉,为广东陆丰人。目前,梁实汉仍在逃逸中。
    ■焦点疑问
      向管理处求助未果?
      南都记者现场看到,刘梅的家离田村管理处只有不到50米的距离。刘梅说,当时梁某气势汹汹来威胁要砸店时,她便到田村管理处举报求助。“但那治安员问我,有没打砸?我说没有,他就让我回家。”而10分钟后,范兵被追打至管理处时,办公室却无人了,直到凶徒离开现场才有另外一名治安员出现。
      为何举报求助后不理会?刘梅一家被砍打这10分钟时间里,治安员去哪了?刘梅回忆起一个细节,她说10天前梁某和外面来的收废品者起争执时,田村管理处的一名治安员曾对那名收废品者说,这里是梁某承包了的,并让其别再来。
      昨日中午12时30分左右,梁某的废品收购站大门紧闭,附近居民说,梁某打完人之后就关门逃跑了。田村管理处离梁某的收购站只有10多米,南都记者到管理处查询,一名治安员称,其是刚刚来到管理处,发生斗殴时他正在岗亭值班,对详情并不了解。当时值班者是谁?随后该治安员接了一个电话,回应电话说:“来了几个记者采访。哦,不理他们是吧!”随即意识到南都记者就站在身边,于是对记者笑笑改口说:“是关门吧。”挂断电话后便不接受记者采访。
                                               受伤的夫妇在输液室内睡着了
    回复 
涂鸦板
插入图片
  插入   删除
+增加图片 只支持 .jpg、.gif、.png为结尾的URL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