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张俊以:总理定性的外交特大丑闻

3已有 203 次阅读  2011-11-17 08:20   标签张俊以  举报
——毛主席罕见跳舞照
《挂念》   作者:张俊以

  死去的人已离开了好多年/没有隔绝还在把活着的人挂念…今晚就托梦给你/因为爱你今夜他会为你为月亮而失眠…他说今晚的月亮会对影成伴/他说活着的人已爱到疲惫烦乱…只有死去的才能望穿秋水/一直望到前世的姻缘…他说今晚他会一直端坐在窗前/等着候鸟归来/一路都重复着当初的誓言……
——周恩来照
你去了那么远》   作者:张俊以

  死人说的话活人听不明白/那就等着死去的早点回来/也许燕子回来的季节有了一次意外/死去的人把窗台重新打开……去了那么久远/在寒冷的山坡上总担心会把你冻坏/你笑了笑/原来你把手和脚都藏在黄土的被窝里/冬天你从不伸出来……你回来了/可你像一团浓雾在夕阳下老是散不开……
——毛泽东、周恩来当年的照片
《前世》   作者:张俊以
 
人和羊走在草地上的一条长路上/赶羊的鞭子一直瞄在羊的身上……有长路的地方下面就埋着白骨/那些睡着的亲人此时睡得如此香甜/仿佛走进了梦乡……人啊还有羊/轻些再轻些/如果踩疼了地下的亲人/他们会痛苦的挣扎/他们最容易受伤/却不好意思露出一点声响……

“文革”期间,由于外交工作人员疏忽,导致了一场巨大的外交事故的发生,周恩来盛怒道:“美国出了水门事件,中国也出了雅典事件,雅典事件主角姓周,真是周门不幸!”
 
误入以色列使馆
 
当时的周伯萍因为过于匆忙,自己没有按照程序亲自将请帖过目。当他们出了中国大使馆后,就随着车多人多和有警察引路的方向走,鬼使神差般地进了以色列的大使馆。
 
翻译错把“这里”翻成“雅典”

当时周伯萍既没有见过科威特大使,也没有见过以色列大使,以为站在门口迎接的就是科威特大使,下车后就和他握手,匆忙中就连挂在门口的以色列国旗都没有细看。
 
此时,站在门口的《纽约时报》记者看到中国大使前来以色列大使馆,觉得非常意外,因为新中国成立后对以色列一直不予承认。美国记者便问周伯萍:“来这是否意味着中国政府要承认以色列?”他问的是“这里”,因为读音相近被翻译错误地翻成“雅典”,周伯萍以为这是西方媒体的无理挑衅,便一句话顶了回去。
 
第2天,《纽约时报》就中国大使到场祝贺以色列国庆发了报道。从罗马尼亚大使那里得知事件真相的周伯萍这才如梦初醒,他知道自己犯了大错:国际“反华势力”定会以此事大做文章,离间中国与政治盟友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关系(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势同水火),为防止事态扩大,周大使向希腊外交部和各阿拉伯国家解释,此事件系工作失误所致,中国外交政策不变,不久外交部要他立即回国。
 
周恩来定性此事为特大丑闻

周伯萍回国后得知周恩来已经将此事定性为“特大丑闻”。说是“十分严重、极为荒唐的政治错误 ,成为外交界的丑闻,影响极坏”。
在国务院此后召开的国务会议上,周恩来盛怒道:“美国出了水门事件,中国也出了雅典事件,雅典事件主角姓周,真是周门不幸!”本以为要倒大霉的周伯萍却没有栽倒。

在关键时刻,毛泽东救了他。毛泽东在由总理办公室起草、以外交部名义上送的报告中删掉“十分极为荒唐、极为严重的政治错误”,改为“是没有调查研究的结果”,并把周伯萍对错误的认识从“较好” 改为“很好”。

毛泽东的批示转送给周恩来后,周恩来要求外交部根据主席批示重新估计错误性质,对周伯萍要鼓励。因此周伯萍此后不但没有被免职,反而调任驻阿尔及利亚和扎伊尔大使。”  (摘自《大周末》等报刊——主编:张俊以)
喜欢 分享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