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诗且行--黄怒波

1已有 201 次阅读  2011-12-01 09:32   标签黄怒波  举报

 

    黄怒波被公众所关注,是因为今年8月,他高调宣布要购买冰岛0.3%国土面积,约300平方公里的土地,用作旅游开发。在北京中坤投资集团宣布这一消息后,满世界都开始寻找黄怒波,各种言论铺天盖地,有说政治阴谋的,也有说他是冲着能源开发去的。而他也不厌其烦的一次又一次对媒体对公众宣讲他的投资计划。而当冰岛方面拒绝了他的买地计划时,刚回到国内的他,还没倒过时差,便又遭到了媒体的狂热追逐。他甚至也是通过媒体才知道,冰岛买地被拒一事。黄怒波称,“必须变成冰岛公司才能投资,这个理由很牵强。这个我是没法接受。”

    有外媒甚至用愤怒一词来形容黄怒波。巧合的是,“怒波”并不是他的本名。年少时经历各种磨难的他,在黄河边看到黄河水冲击河岸的时候,才决定将自己的名字改为“黄怒波”。

    他是这样一个人,他热爱探险运动,是全球第十五个完成“7+2”计划(登顶七大洲最高峰与到达南极北极)的人;他更热爱写诗,1976年高考恢复后进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学习,笔名为骆英,出自于“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他也是一个房地产商,身家亿万,在福布斯富豪榜上榜上有名。
 愤怒的黄怒波 
     在宣布了冰岛购地计划后,10月8日,黄怒波收到了冰岛内务部的通知,要求他提供营业执照、委托书以及一份详细的投资计划说明书。当时,他以为这是一个好的信号,他以为冰岛买地一事,通过审批的希望较大。据冰岛首都一著名报刊民调显示,60%受访者支持这项土地出让项目。而出人意料的是,冰岛内务部长乔纳森北京时间11月25日晚间宣布,拒绝北京中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购买冰岛北部土地并进行旅游开发的要求。这一消息,使得黄怒波再次进入公众视线,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对于这一结果,黄怒波对媒体表示,他尊重投资国的任何决定。但对于这一结果,他是有意见的。他再三感慨,现在中国企业要走出去,阻力太大了。

    其实,在过去五年,黄怒波一直都在海外找资源,试图在全球构建一个旅游度假王国。2005年,他就曾试图在吉尔吉斯斯坦做类似投资,他希望做一个夏威夷观光艇式的游艇项目,并和中坤在新疆的旅游板块连接起来。

    这个项目同样是一开始受到当地政府欢迎,但有吉尔吉斯斯坦国内媒体称这个项目将成为中国军方核潜艇计划的掩饰。与此同时,黄怒波也面对着吉尔吉斯斯坦官场的潜规则,最后不得放弃。

    后来,他还曾试图在日本投资,也是以失败告终。尽管一再遭受挫折,但黄怒波并没有放弃中坤在全球的布局。他在美国洛杉矶持有1万平米的写字楼,在田纳西州有一块1万亩的牧场。

    如今,冰岛买地一事走到这一步,也许并不是最后的结果,也许所有人都在等待着黄怒波的下一步举动。因为他天生就是个具备冒险精神的人。他说,企业家和诗人,共通的点就是有冒险精神,有探索精神。他的所言,也的确付出着实践,2011年4月13日傍晚,他成功抵达北极点,成为世界上第十五位完成“7+2”探险活动的人。

    他身高1米92,但是对人温和,说话有条理,不紧不慢。他热衷于登山与写诗,也热爱大自然。他的办公室在北京中坤大厦16层,面积200多平米,一点也不掩饰的豪放。 
   
    在他的办公室里,养有四只英国蓝猫,还有一只兔子,两只猴子。它们并不怕生人,温顺得很,无论是公司员工还是访客,都能逗上一阵子。在他的办公室外,还有一个不小的露天阳台,这儿养有三只鹦鹉,只要有人走近,都会卖力地叫喊,生气十足,但据说它们只对黄怒波温顺。在这露台上,还有根据他的诗歌设计的雕像,有木制的桌椅和太阳伞,绝对是个放松的好地方。 
 
    采访中,黄怒波非常兴奋的说起这座中坤大厦。“一个诗人,把这儿拆迁了,自己参与设计出来,盖起来,你再使用,而且还记得哪一根柱子怎么策划的,为什么这么粗?我觉得很自豪。”
人生,从“诗”开始
 
 
    “怒波”并不是他的本名。他1956年生于兰州,原名黄玉平。两岁时举家搬至银川。他的父亲是一个军人,1960年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同年自杀身亡。而在他13岁时,一直在建筑工地挖土养家糊口的母亲又意外去世。16年那年,年少的黄玉平在黄河边看到黄河水冲击河岸的时候,决定将自己的名字改为“黄怒波”,“我不是一个平静的人,我要愤怒,我要和过去的生活诀别!”

     后来,他去插队做了知青,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知识份子,18岁入党,并组建了篮球队。虽然他被公众所熟知是因为“中国地产商人冰岛买地”,但他人生的起点,是从“诗”开始的。

   “冰岛之行,其实也是有关诗歌与梦想的缘故。”谈起冰岛运做的大手笔,黄怒波的解释显得有些轻描淡写,但事实又的确如此,在北极登山时他来到冰岛,为当地美景所陶醉,就支持冰岛做了一个诗歌活动,当地就来招商了。

    翻阅他的简历,记载的是黄怒波1976年进入北大中文系,那是高考恢复的第一年,也是非常有含金量的一届大学生。但是人们并不知晓,他其实是1977年才作为替补,被推荐进入北大中文系学习。

   “打倒四人帮后,自治区领导的一个孩子走后门上了北大,又退回来,这次推荐人,条件是第一就是有作品,第二又必须是党员,第三必须是高中毕业,这才推荐的我”——命运之门从此打开。

    在进入北大学习之前,他正在宁夏的农村插队。而在进入北大之后,因为他有着广泛的阅读基础,文字功底好,成绩好,在毕业的那一年,又被中宣部挑去。 这一切,顺利得让人不敢相信!
 
   他也曾想过,如果不会写诗,如果没有进入北大,会是怎样一种人生?也许在宁夏某个中学教书,现在已经退休;也许做了矿工,在煤矿底下,被埋了,死了;也许当兵;也许打篮球……

    没有也许,这一切顺利就这样降临。对黄怒波来说,就是一种梦幻的感觉。“从黄河边的一个穷落的少年,一下子到了梦想的地方,现在居然在中宣部工作,在钓鱼台或者在中南海。”

    可他并没有像常人所想的一样走仕途之路。“像我这样的人一直下去,就是省里宣传部副部长的职位,很快就是处长,副处长。有时候也想这样走下去。后来很快就觉得很难受,就这么生活下去,就这么一辈子,太没有挑战了。”
黄怒波的“英雄情怀”
    写诗带给了他北大求学的机会,北大求学的经历把他送进了中宣部,而中宣部的工作背景,也的的确确为他今后的从商之路扫平了不少障碍。这一点,他从来都没有否认。但黄怒波也说:“我说我不相信命运,命运只是一个机遇,但是问题是你没有一些素质准备的话,机会不会选择我。”

    从中宣部离开后,他也曾辗转。他在建设部中国市长协会工作,曾任协会所属中国城市出版社常务副社长、中国市长协会副秘书长、会长助理。直到1995年,才正式创立了中坤投资集团。但用黄怒波的话来说,他从来没有想过会做一个商人,只是想出来试试,离开中宣部还能做什么。

    中坤投资集团一开始投资的是旅游地产项目——安徽宏村。这第一笔投资的几百万,来得并不困难。虽然借贷的利息不低,但是不管是银行,还是朋友,都非常乐意对他伸出慷慨之手,只因为他有着政府官员的背景。这一点,在之后的经商道路上,对黄怒波起着不小的作用。

    他也从不掩饰,自己的企业有着原罪。“说我多么干净也绝不可能,我的企业也是带着原罪走过来的。”“我想这一代企业家有责任赎罪,为过去对社会某些道德的破坏,还有对环境的破坏,拆迁等行为。”

    在中国,像黄怒波这一代企业家,有不少人是从改革开放初下海经商开始的,他们中大部分都是从体制内出来,这成为中国的一个特色。在他们身上,既能看得到原罪的贪婪、也有赎罪的情结,更有对社会阶层的清醒认识。黄怒波称,他们这一代企业家身上,有着年轻企业家所没有的“英雄情怀”——他们的挑战精神都很强,责任感也强,他们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使社会企业家精神得到释放。

    有着“英雄情怀”的黄怒波,也表现出对年轻一代企业家的担忧。他害怕他们成为纯粹的商人。在他眼里,商人是赌未来,顺应现在,企业家是预测未来,创造未来;商人以经济利益为目的,而企业家是要挑战,要毁灭性地创新。但他也不否认,现在的经营环境,比过去更加规范更加法制化,这也是年轻一代企业家的优势所在。
 

喜欢 分享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涂鸦板